西电主页 English 宣传部
校友故事
表格等宽内容时,请左右滑动 <>
痴迷技术寄终身 遥忆校史葆初心:龙再云的技术人生
时间:2021-10-21 14:23:41来源:芜湖研究院点击:

吃高粱米,黑馒头,菜里什么都有——沙子、小石子、稻草、树叶;宿舍里没有电灯,图书馆晚上9点熄灯后,回到宿舍点起菜油灯继续学习;学习环境艰苦,但课余生活比较丰富,经常可以去听“讲话”。

机缘巧合艰苦岁月 西电科开启无线电的研究梦

回忆起1956年-1962年这段从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工程学校、到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兵学院(两者皆为原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时光,89(本处年龄计算方法采用虚岁)岁高龄的校友龙再云一脸“幸福”。他的幸福是有缘由的,因为那6年不仅拓宽了他的见识,还成就了他与无线电一生的情愫。

龙再云年轻时的照片.jpg

说起与西电的缘分,还属巧合。龙再云是安徽芜湖人,原本他想去师范类学校就读。龙再云说道,“当年,我以及我的高中同学们都决心寻找一所可以提供吃饭、住宿的学校,而师范类的学校刚好就满足这些条件”。机缘巧合之下,得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工程学校正在招生,并且解决吃饭、住宿的问题,而且有军装穿,便报考了。

在正式入学之前,必须要经过政治审查的环节。回忆起这段往事,龙再云说,“那几天,当地组织员、武装部的人分别到公社、家中进行调查,家里人都吓的不得了,以为犯什么事了。”最后得知这是在进行入学调查,家人这才放下心来。

在经历了政审、入学考试等一系列环节之后,龙再云顺利入学,成为村里第一个军校大学生。

龙再云说,“我经历了学校从张家口迁往西安的过程”。龙再云之所以这样说,是有原因的。原来,1956年—1958年间,他在张家口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工程学校上学。之后,学校迁往西安改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兵学院,他于1958年—1962年间,在西安继续学习了4年。

1956年,龙再云考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工程学校,正式开始了他的无线电学生涯。他认为,一个国家的强大,需要技术人才。搞好无线电,突破技术瓶颈,为民族在无线电方面争取更多的主动权,才算发挥自己对社会最大的贡献。在张家口期间,他脚踏实地,勤奋学习,刻苦钻研,得到老师、同学们的表扬。

1958年1月,学校向西南方向迁址,迁往陕西省西安市,龙再云跟随老师们从张家口前往西安。

一路的长途跋涉,沿途条件艰苦,龙再云反以为乐。因为这使得他有了更多与老师们交流的机会,讨论更多关于无线电技术方面的问题。说话间,透露出他对无线电专业的热爱。

说起当年的学习经历,龙再云开心的笑着。龙再云说,当时的西电,被誉为“最好的大学”,想成为工程学校的一员必须经过严格的考试,考试不合格的就会留级,所以原本五年制的学习时间,很少有人能够在五年内毕业。

“我们有三个班组,每个班组有40人,共计120人左右”,他说。对于求学时期的住宿情况,龙先生补充道,当时住的是日本的旧兵营。

谈到课余生活,龙再云表示,那时候的课余生活,就是听报告。学校经常会有领导来做报告,接着,龙再云带领我们依次回忆了毛主席、彭德怀、贺龙、肖克、聂荣臻等老将老帅们来学校作报告的情形。

龙老说道,“当时正在房顶上干活,彭老总在下面喊了一句‘同志们好’,大家当时以为这是哪个老头啊,后来才知道这原来是彭老总来学校了

看到学校历史集中一张关于贺龙出访西电科大学时的黑白老照片时,龙老激动的说,“这不是贺老总嘛”他将贺龙来学校进行讲话时的情形说的绘声绘色。“贺老总嘛,来学校作报告蛮随和、务实的。他走起路来特别快,跟在他后面的人一般都追不上他的步伐,比较喜欢关心战士们住的怎么样,吃的怎么样,学习的怎么样,工作的怎么样。”

谈到叶剑英元帅来学校时的情形,龙再云高兴的说“叶帅来的时候,我们正在考试,听到学校发的集结号,就从考场上放下笔,封住卷子,跑去参加。”

龙再云表示,肖克来的时候,部队正在训练,战士们都保持正步动作的状态下,他就开始在讲话,讲了很长时间的话。直到有战士倒下了,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在校期间,龙再云曾参加了学校流星余迹通信研发系统的研究工作。说起这段往事,龙再云满满的自豪感油然而生。他说“我是学校第一批次参加流星余迹通信工作的,当时,学校有一半人去北京,有一半人去兰州,我被分在了北京”。跟随着杨千里老师,测量流星的数量,根据数量,分析通信系统的可靠性、精确

谈起参加学校流星余迹通信研发系统工作期间的生活,龙再云脱口而出,“我们住在四季春人民公社”龙老感叹道,“那个时候的日子太苦了。我去的时候刚好是春节附近,气候严寒,又冷又饿”饿得不行了的时候,曾与同行人员一起在草坪上打羊吃。

谈起曾经的同学、校友,龙再云说,有些同志留校任教,有些同志分在全国各地的重点国防工厂。例如:

“休宁县副县级职位的曹沚生”;

“在重点国防工厂的莱胡莹夫妇(化名)”;

“当时留校任教了数年,后来调回老家马鞍山钢铁学院学生部负责人胡裴南(化名)”;

那时候的日子很苦,现在回忆起来却是甜的。

倾情无线电,扎根基层 愿做无线电行业的螺丝钉

毕业之后,龙再云分配到无锡无线电设备厂进行工作,成为第一批从事海上声呐工作的技术人员。此后的工作中,他兢兢业业,尽自己全力努力做到更好。龙再云的无线电技术贯穿工厂的各个环节,对中国海上声呐问题、无线电技术发展等具有很大的贡献。

在无锡工作的15年间,龙再云经历了知识分子下放、“左右派”(工厂分为两派)等考验,都没能让他因生活艰苦有丝毫的犹豫,但“核潜艇设备检验”的事儿,却让他感到手足无措,惶恐不已。

他的惶恐,是因为有责任,是因为够专业,更是因为对无线电专业的热爱,决不允许自己有丝毫的差错。

接到上级通知,无锡无线电设备厂需要提供一个装在核潜艇上的设备,以便核潜艇下水完成既定任务。龙再云当时在工厂的技术监督科,主要负责质量检测、验收以及签发的工作。工厂让龙老签字同意发一台设备到葫芦岛,用于核潜艇下水操作任务。接到任务之后,龙老不分昼夜的拿着仪表从设备的外部结构到内部材料,都进行详细的检查。

最终,他认为已经生产好的十几台设备均不能完成核潜艇下水操作任务。龙再云在质量检测报告中指出,此前一批设备不能输送出去,只能将设备拆掉重新安装,才可发到葫芦岛。龙再云顶住了层层压力,坚持设备重装。他对工作小心翼翼、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态度,更多的是对自己、对工作、对专业、对国家负责。

于1977年,龙再云决定举家前往芜湖。这一举动,迎来很多的不解,为何事业正旺的他,要选择回去。他的回答却很简单,“一是父母上了年纪了,二是芜湖造船厂也能实现自己无线电的理想”龙再云的处事也是如此,凡事就简处理。

回到老家芜湖的龙再云,更是纵情于无线电的世界。从炎炎夏日到皑皑白雪,哪里有无线电难题,哪里就可以看到龙再云的身影。在芜湖造船厂,龙再云充分利用自身过硬的技术,为造船厂无线电的发展提出了很多具有前瞻性的建议,避免了很多损失,为芜湖造船厂织就了一层厚厚的保护网,也为推动无线电行业的发展做了大量的工作。

在船检局工作期间,龙再云凭借自己以往出色的工作经验,精湛的专业技术,提高了船检局的工作效率。搞无线电,不是坐在办公室就能完成的工作。无线电工作者们要在基层一线中穿行,风里来雨里去,饱受蚊虫叮咬。有人说,中国的无线电事业,有80%都是中国无线电工作者用双手、双脚丈量出来的。这一干,龙老就干到60岁,并与1995年退休。据龙老介绍,他退休之后,还被返聘回原来的单位工作了4年,最终于1999年退休。

他是新中国第一代从事无线电工作的技术人员,推动了国家无线电事业的发展,见证了国家无线电事业的发展历程。

龙再云始终坚守“技攀高峰,情潜底渊”和“扎根技术第一线”的从技理念,为探索更精进的无线电技术而努力,为弘扬和发展我国无线电技术做出了重要贡献。

1999年,退休之后,龙再云并没有闲着,而是开始捯饬起电脑了。在互联网上继续关注、学习无线电相关内容。

龙再云从技60多年来始终扎根无限电专业第一线,不畏困苦,潜心于国家无线电的发展,坚持始终奋进在时代前列的精神品质,为我国的无线电事业作出了突出贡献。龙再云虽已89岁高龄,仍能心系国家技术发展的情况,谈技术创新,说技术主权,让人由衷敬佩,不愧为我国无线电界的一柄标杆。

实干笃行 务实求真 校史精神成就一生

岁月、生活给与了龙再云校友智慧、胸襟、实干,也给与了他快乐与满足。

9月16日,龙再云校友携夫人陶光华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执行院长吴勇一行的陪同下,参观了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芜湖研究院芯片可靠性评估实验室、车载电子系统电磁兼容实验室、超宽禁半导体实验室。

“要是戴着眼镜就好了,就可以看清这个晶片了”,龙再云与夫人陶光华小声交流到。看到实验室里的晶片,虽已89岁的龙再云眼睛里似乎突然亮起来了,他弯下身体仔细查看,似乎又回到当年求学时严谨的状态中来了。在龙再云的身上似乎很好的诠释了“求真务实”的西电精神。

微风徐徐,阳光洒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芜湖研究院教学楼教室中,龙再云及夫人坐了坐同学们上课的教室,摸了摸图书馆可以借阅的书籍,感慨现在的学生们太幸福了,有这么多资源可以使用。

走到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芜湖研究院校训前,龙老先生瞬间停住了脚步,眼睛盯住“厚德、求真、砺学、笃行”,似乎回忆起了什么,眼睛有些许湿润。他指着校训说,“对,没错,我们做技术的,一定要有实干的劲头在

谈及母校对老先生影响最大的部分时,老先生告诉记者,“西电实干的精神,让我克服了很多前进路上的阻力

学校能够将“厚德、求真、砺学、笃行”的校史精神贯彻到每个西电人的血液里,得益于党的正确领导,得益于党以“坚持真理、坚守理想,践行初心、担当使命,不怕牺牲、英勇斗争,对党忠诚、不负人民”为精神之源,得益于党对人才培养的重视。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也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成立90周年。这一百年来,正是由于中国共产党弘扬伟大建党精神,在长期奋斗中构建起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谱系,锤炼出鲜明的政治品格,才有今天一批批投身于无线电专业的优秀技术人才。

从像龙再云老先生一样扎根无线电基层,让热爱绽放出花朵;到当代年轻人潜心于通信工程研发,让创新迸发出光彩,生动诠释了历史川流不息,精神代代相传。我们的西电人将要继续弘扬光荣传统,延续红色血脉,永远把党建精神、校史精神继续传承下去、发扬光大。

在偌大的西电校园里、电子信息产业中,从不乏埋头苦干的人,不乏拼命硬干的人,不乏以身许技的人,他们在时代的浪潮中,犹如珍珠在浩瀚烟海,不求闻名,只求无愧于心,而这个地方也许正因为这些看似“平凡”但“绝不平凡”的校友才最终成就她耀眼的光芒。

校友简介:

龙再云,男,汉族,1935年10月1 日出生安徽省芜湖市,籍贯芜湖。1956年-1962年,就读于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工程学校、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兵学院。曾先后在无锡无线电设备厂(对内称为无锡721工厂),隶属于四机部;芜湖造船厂;中国船级社芜湖分社(原芜湖船检局),隶属于交通部等单位工作。先后获得技术员、工程师、验船师等职称。1995年于船检局退休,后返聘回单位工作4年左右,于1999年正式退休。

上一条:杨孟飞院士当选第八届全国道德模范
下一条:武向平: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宇宙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痴迷技术寄终身 遥忆校史葆初心:龙再云的技术人生
发布时间:2021-10-21 14:23:41来源:芜湖研究院点击:我要评论: 0

吃高粱米,黑馒头,菜里什么都有——沙子、小石子、稻草、树叶;宿舍里没有电灯,图书馆晚上9点熄灯后,回到宿舍点起菜油灯继续学习;学习环境艰苦,但课余生活比较丰富,经常可以去听“讲话”。

机缘巧合艰苦岁月 西电科开启无线电的研究梦

回忆起1956年-1962年这段从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工程学校、到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兵学院(两者皆为原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时光,89(本处年龄计算方法采用虚岁)岁高龄的校友龙再云一脸“幸福”。他的幸福是有缘由的,因为那6年不仅拓宽了他的见识,还成就了他与无线电一生的情愫。

龙再云年轻时的照片.jpg

说起与西电的缘分,还属巧合。龙再云是安徽芜湖人,原本他想去师范类学校就读。龙再云说道,“当年,我以及我的高中同学们都决心寻找一所可以提供吃饭、住宿的学校,而师范类的学校刚好就满足这些条件”。机缘巧合之下,得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工程学校正在招生,并且解决吃饭、住宿的问题,而且有军装穿,便报考了。

在正式入学之前,必须要经过政治审查的环节。回忆起这段往事,龙再云说,“那几天,当地组织员、武装部的人分别到公社、家中进行调查,家里人都吓的不得了,以为犯什么事了。”最后得知这是在进行入学调查,家人这才放下心来。

在经历了政审、入学考试等一系列环节之后,龙再云顺利入学,成为村里第一个军校大学生。

龙再云说,“我经历了学校从张家口迁往西安的过程”。龙再云之所以这样说,是有原因的。原来,1956年—1958年间,他在张家口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工程学校上学。之后,学校迁往西安改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兵学院,他于1958年—1962年间,在西安继续学习了4年。

1956年,龙再云考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工程学校,正式开始了他的无线电学生涯。他认为,一个国家的强大,需要技术人才。搞好无线电,突破技术瓶颈,为民族在无线电方面争取更多的主动权,才算发挥自己对社会最大的贡献。在张家口期间,他脚踏实地,勤奋学习,刻苦钻研,得到老师、同学们的表扬。

1958年1月,学校向西南方向迁址,迁往陕西省西安市,龙再云跟随老师们从张家口前往西安。

一路的长途跋涉,沿途条件艰苦,龙再云反以为乐。因为这使得他有了更多与老师们交流的机会,讨论更多关于无线电技术方面的问题。说话间,透露出他对无线电专业的热爱。

说起当年的学习经历,龙再云开心的笑着。龙再云说,当时的西电,被誉为“最好的大学”,想成为工程学校的一员必须经过严格的考试,考试不合格的就会留级,所以原本五年制的学习时间,很少有人能够在五年内毕业。

“我们有三个班组,每个班组有40人,共计120人左右”,他说。对于求学时期的住宿情况,龙先生补充道,当时住的是日本的旧兵营。

谈到课余生活,龙再云表示,那时候的课余生活,就是听报告。学校经常会有领导来做报告,接着,龙再云带领我们依次回忆了毛主席、彭德怀、贺龙、肖克、聂荣臻等老将老帅们来学校作报告的情形。

龙老说道,“当时正在房顶上干活,彭老总在下面喊了一句‘同志们好’,大家当时以为这是哪个老头啊,后来才知道这原来是彭老总来学校了

看到学校历史集中一张关于贺龙出访西电科大学时的黑白老照片时,龙老激动的说,“这不是贺老总嘛”他将贺龙来学校进行讲话时的情形说的绘声绘色。“贺老总嘛,来学校作报告蛮随和、务实的。他走起路来特别快,跟在他后面的人一般都追不上他的步伐,比较喜欢关心战士们住的怎么样,吃的怎么样,学习的怎么样,工作的怎么样。”

谈到叶剑英元帅来学校时的情形,龙再云高兴的说“叶帅来的时候,我们正在考试,听到学校发的集结号,就从考场上放下笔,封住卷子,跑去参加。”

龙再云表示,肖克来的时候,部队正在训练,战士们都保持正步动作的状态下,他就开始在讲话,讲了很长时间的话。直到有战士倒下了,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在校期间,龙再云曾参加了学校流星余迹通信研发系统的研究工作。说起这段往事,龙再云满满的自豪感油然而生。他说“我是学校第一批次参加流星余迹通信工作的,当时,学校有一半人去北京,有一半人去兰州,我被分在了北京”。跟随着杨千里老师,测量流星的数量,根据数量,分析通信系统的可靠性、精确

谈起参加学校流星余迹通信研发系统工作期间的生活,龙再云脱口而出,“我们住在四季春人民公社”龙老感叹道,“那个时候的日子太苦了。我去的时候刚好是春节附近,气候严寒,又冷又饿”饿得不行了的时候,曾与同行人员一起在草坪上打羊吃。

谈起曾经的同学、校友,龙再云说,有些同志留校任教,有些同志分在全国各地的重点国防工厂。例如:

“休宁县副县级职位的曹沚生”;

“在重点国防工厂的莱胡莹夫妇(化名)”;

“当时留校任教了数年,后来调回老家马鞍山钢铁学院学生部负责人胡裴南(化名)”;

那时候的日子很苦,现在回忆起来却是甜的。

倾情无线电,扎根基层 愿做无线电行业的螺丝钉

毕业之后,龙再云分配到无锡无线电设备厂进行工作,成为第一批从事海上声呐工作的技术人员。此后的工作中,他兢兢业业,尽自己全力努力做到更好。龙再云的无线电技术贯穿工厂的各个环节,对中国海上声呐问题、无线电技术发展等具有很大的贡献。

在无锡工作的15年间,龙再云经历了知识分子下放、“左右派”(工厂分为两派)等考验,都没能让他因生活艰苦有丝毫的犹豫,但“核潜艇设备检验”的事儿,却让他感到手足无措,惶恐不已。

他的惶恐,是因为有责任,是因为够专业,更是因为对无线电专业的热爱,决不允许自己有丝毫的差错。

接到上级通知,无锡无线电设备厂需要提供一个装在核潜艇上的设备,以便核潜艇下水完成既定任务。龙再云当时在工厂的技术监督科,主要负责质量检测、验收以及签发的工作。工厂让龙老签字同意发一台设备到葫芦岛,用于核潜艇下水操作任务。接到任务之后,龙老不分昼夜的拿着仪表从设备的外部结构到内部材料,都进行详细的检查。

最终,他认为已经生产好的十几台设备均不能完成核潜艇下水操作任务。龙再云在质量检测报告中指出,此前一批设备不能输送出去,只能将设备拆掉重新安装,才可发到葫芦岛。龙再云顶住了层层压力,坚持设备重装。他对工作小心翼翼、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态度,更多的是对自己、对工作、对专业、对国家负责。

于1977年,龙再云决定举家前往芜湖。这一举动,迎来很多的不解,为何事业正旺的他,要选择回去。他的回答却很简单,“一是父母上了年纪了,二是芜湖造船厂也能实现自己无线电的理想”龙再云的处事也是如此,凡事就简处理。

回到老家芜湖的龙再云,更是纵情于无线电的世界。从炎炎夏日到皑皑白雪,哪里有无线电难题,哪里就可以看到龙再云的身影。在芜湖造船厂,龙再云充分利用自身过硬的技术,为造船厂无线电的发展提出了很多具有前瞻性的建议,避免了很多损失,为芜湖造船厂织就了一层厚厚的保护网,也为推动无线电行业的发展做了大量的工作。

在船检局工作期间,龙再云凭借自己以往出色的工作经验,精湛的专业技术,提高了船检局的工作效率。搞无线电,不是坐在办公室就能完成的工作。无线电工作者们要在基层一线中穿行,风里来雨里去,饱受蚊虫叮咬。有人说,中国的无线电事业,有80%都是中国无线电工作者用双手、双脚丈量出来的。这一干,龙老就干到60岁,并与1995年退休。据龙老介绍,他退休之后,还被返聘回原来的单位工作了4年,最终于1999年退休。

他是新中国第一代从事无线电工作的技术人员,推动了国家无线电事业的发展,见证了国家无线电事业的发展历程。

龙再云始终坚守“技攀高峰,情潜底渊”和“扎根技术第一线”的从技理念,为探索更精进的无线电技术而努力,为弘扬和发展我国无线电技术做出了重要贡献。

1999年,退休之后,龙再云并没有闲着,而是开始捯饬起电脑了。在互联网上继续关注、学习无线电相关内容。

龙再云从技60多年来始终扎根无限电专业第一线,不畏困苦,潜心于国家无线电的发展,坚持始终奋进在时代前列的精神品质,为我国的无线电事业作出了突出贡献。龙再云虽已89岁高龄,仍能心系国家技术发展的情况,谈技术创新,说技术主权,让人由衷敬佩,不愧为我国无线电界的一柄标杆。

实干笃行 务实求真 校史精神成就一生

岁月、生活给与了龙再云校友智慧、胸襟、实干,也给与了他快乐与满足。

9月16日,龙再云校友携夫人陶光华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执行院长吴勇一行的陪同下,参观了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芜湖研究院芯片可靠性评估实验室、车载电子系统电磁兼容实验室、超宽禁半导体实验室。

“要是戴着眼镜就好了,就可以看清这个晶片了”,龙再云与夫人陶光华小声交流到。看到实验室里的晶片,虽已89岁的龙再云眼睛里似乎突然亮起来了,他弯下身体仔细查看,似乎又回到当年求学时严谨的状态中来了。在龙再云的身上似乎很好的诠释了“求真务实”的西电精神。

微风徐徐,阳光洒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芜湖研究院教学楼教室中,龙再云及夫人坐了坐同学们上课的教室,摸了摸图书馆可以借阅的书籍,感慨现在的学生们太幸福了,有这么多资源可以使用。

走到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芜湖研究院校训前,龙老先生瞬间停住了脚步,眼睛盯住“厚德、求真、砺学、笃行”,似乎回忆起了什么,眼睛有些许湿润。他指着校训说,“对,没错,我们做技术的,一定要有实干的劲头在

谈及母校对老先生影响最大的部分时,老先生告诉记者,“西电实干的精神,让我克服了很多前进路上的阻力

学校能够将“厚德、求真、砺学、笃行”的校史精神贯彻到每个西电人的血液里,得益于党的正确领导,得益于党以“坚持真理、坚守理想,践行初心、担当使命,不怕牺牲、英勇斗争,对党忠诚、不负人民”为精神之源,得益于党对人才培养的重视。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也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成立90周年。这一百年来,正是由于中国共产党弘扬伟大建党精神,在长期奋斗中构建起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谱系,锤炼出鲜明的政治品格,才有今天一批批投身于无线电专业的优秀技术人才。

从像龙再云老先生一样扎根无线电基层,让热爱绽放出花朵;到当代年轻人潜心于通信工程研发,让创新迸发出光彩,生动诠释了历史川流不息,精神代代相传。我们的西电人将要继续弘扬光荣传统,延续红色血脉,永远把党建精神、校史精神继续传承下去、发扬光大。

在偌大的西电校园里、电子信息产业中,从不乏埋头苦干的人,不乏拼命硬干的人,不乏以身许技的人,他们在时代的浪潮中,犹如珍珠在浩瀚烟海,不求闻名,只求无愧于心,而这个地方也许正因为这些看似“平凡”但“绝不平凡”的校友才最终成就她耀眼的光芒。

校友简介:

龙再云,男,汉族,1935年10月1 日出生安徽省芜湖市,籍贯芜湖。1956年-1962年,就读于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工程学校、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兵学院。曾先后在无锡无线电设备厂(对内称为无锡721工厂),隶属于四机部;芜湖造船厂;中国船级社芜湖分社(原芜湖船检局),隶属于交通部等单位工作。先后获得技术员、工程师、验船师等职称。1995年于船检局退休,后返聘回单位工作4年左右,于1999年正式退休。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阅读: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